银河1331游戏手机版

湘水之灵与红霞万朵

  战国时期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有许多千古名篇,其中《湘君》、《湘夫人》中的传说被引用到其诗《七律·答友人》中。“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 ”,借湘夫人的美丽传说,表达了对妻子杨开慧的思念。

  《湘君》、《湘夫人》这两篇浑然一体,是祭祀湘水之灵的诗歌,是咏唱舜之二妃的悲歌。《湘夫人》开头一句“帝子降兮北渚”,《楚辞》最早的完整注本——东汉文学家王逸作的《楚辞章句》注:“帝子,谓尧女也。降,下也。言尧二女娥皇、女英随舜不反,没于湘水之渚,因为湘夫人。”

  关于湘君,王逸和其他史书说法略有异。西汉文学家刘向作《列女传》,其中说:“舜陟方死于苍梧,二妃死于江湘之间,俗谓之湘君。”王逸认为,“湘君者,自其水神,而谓湘夫人,乃二妃也。”《补注》认为,“尧之长女娥皇,为舜正妃,故曰君,其二女女英,自宜降曰夫人也。”

  潇湘一带盛产一种有紫褐斑的斑竹,传说是舜之二妃悲哭挥泪于竹所染成,所以又叫湘妃竹。西晋文学家张华作《博物志》,其中说:“尧之二女,舜之二妃,曰湘夫人,舜崩,二妃啼,以涕挥竹,竹尽斑。”

  说到毛诗,先要说说有关的三位老人。一位是周世钊,他是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同学,新民学会会员。1919年4月,回到长沙住在修业小学。经周世钊推荐,和周一起在该校任教员。并在此期间主编《湘江评论》。新中国成立后,两人多次见面,多次书信往来,赋诗唱和。另一位是李达,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之一,中国创始人之一,湖南零陵人,与多次见面,并有书信往来。还有一位是零陵人乐天宇,1961年,他将一件带有历史厚重感的斑竹工艺品和自己写的《九嶷山颂》,寄给。

  作《七律》,原题为“答周世钊同学”,后改为“答友人”。前三句吟咏九嶷山、帝子、斑竹千滴泪,“帝子乘风下翠微”,是说湘水之灵湘夫人下到现实人间。第四句,“红霞万朵百重衣”,可谓诗中点睛之笔,使得远古的湘水之灵穿越时空,拉近距离,融会贯通于历史长河。红霞,自然而然首先是暗指深情怀念的杨开慧。杨开慧名霞字云锦,亲人昵称霞姑。称她“我的亲爱的夫人”,诉说“开慧之死,百身莫赎”,“女子革命而丧其元,焉得不骄!”显然这是他心头永远的痛。他后来深情地说:“人对自己的童年,自己的故乡,过去的伴侣,感情总是很深的,很难忘的,到老年就更容易回忆、怀念这些……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,就是怀念杨开慧的,杨开慧就是霞姑嘛!”

  律诗接着吟咏:“洞庭波涌连天雪,长岛人歌动地诗。”呼应《湘夫人》诗中“洞庭波兮木叶下”,呼应唐代文学家韩愈《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》诗中“洞庭连天九疑高”,以深邃恢宏的气势,赞美千载波涛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而来,让人听到了惊天动地汹涌澎湃的历史涛声。历史表明,湖湘大地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应当说,这就是湘水之灵的真谛。

  唐代诗人谭用之《秋宿湘江遇雨》诗中有“秋风万里芙蓉国,暮雨千家薜荔村”之句。长沙岳麓山云麓宫望湘亭原有楹联“西南云气开衡岳,日夜江声下洞庭”。1961年12月26日他生日那天,致信周世钊,引用这四句古诗古联,动情地写道:“同志,你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岂不妙哉?”

  湖湘山水之灵气,湖湘优美的人文环境,孕育出诸多千古风流人物。对应《湘夫人》诗中“灵之来兮如云”,对应《远别离》诗中“帝子泣兮绿云间”,吟唱“红霞万朵”,极大地拓展了驰骋想象的空间,显然不仅是赞美湘妃,赞美霞姑,而且囊括了历代千千万万三湘儿女,歌颂了历代千千万万英烈俊杰。

上一篇:七律·答友人

下一篇:毛主席诞辰126周年:重温主席经典诗词!